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球市场 >

40年40个瞬间| 股市建立

时间:2018-11-27 22:09来源:财经新闻 作者:财经在线 点击:

1990年12月19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。上交所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内地的首家证券交易所,标志着我国证券市场的正式形成。近20年来,中国的证券市场不断成熟,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  1990年12月19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。上交所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内地的首家证券交易所,标志着我国证券市场的正式形成。近20年来,中国的证券市场不断成熟,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1990 年12 月19 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开业典礼,当时的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出席了开业典礼。

  1990 年12 月19 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开业典礼,当时的上海市市长朱镕基出席了开业典礼。

  1986年11月14日,小平同志在人民大会堂会见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长约翰·凡尔林。凡尔林带来两样礼物,其一是纽交所证券票样,其二是一枚可以自由通行纽交所的徽章。作为回馈,小平同志送给凡尔林先生一张50元面值的上海飞乐音响(600651,股吧)股份有限公司——股市俗称“小飞乐”股票。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瞬间,国际社会因此而惊叹“中国与股市握手”。

  为什么是“小飞乐”?首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刘鸿儒先生曾专门解释过这个问题,1986年他还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,小平同志送给凡尔林的股票就是他亲自挑选的。刘鸿儒介绍说,当时中国已有10多只股票,但大多都存在一些问题,比如北京天桥的股票,券面上印有“股票利率”,还有些股票上面印有“存续期限”,这是股票还是债券?外国人很难理解。比较之下,只有“小飞乐”股票还比较像股票,至少上边没写票面利率或期限。

  这就是当年中国股票的样子。为降低风险吸引社会公众,股票一般都会承诺一个固定股息,然后才是分红,而相对规范的普通股基本卖不出去。深圳发展银行就是例证,当时,深圳市党政机关以强行摊派的方式销售“深发展”股票,甚至把买股票视为支持改革的表态。为什么那时股票难卖?第一,新中国一直把股票视为资本主义的特有产物,所以股票再现中国立即引发“姓资姓社”的激烈争论,以致国人避之不及;第二,绝大多数民众不懂股票,能否赚钱,怎么赚钱,赔了咋办?第三,辛辛苦苦积攒多年才有几百元储蓄,不敢冒风险。

1990 年12 月中旬,位于上海黄浦路15 号浦江饭店(原礼查饭店)内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。图为交易大厅一角。

  1990 年12 月中旬,位于上海黄浦路15 号浦江饭店(原礼查饭店)内的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。图为交易大厅一角。

  中国股市就是顶着这样的压力走过来的,尤其是1989年东欧剧变之后,中国改革进退之争更显白热化,在此背景下,1990年12月19日,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设立备受质疑。1991年春,小平同志来到上海,他指出:“证券、股票,这些东西究竟好不好,有没有危险,是不是资本主义独有的东西,社会主义能不能用?允许看,但要坚决试。”这番讲话保住了交易所,但快速发展还是“小平南巡”之后。1992年10月26日,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成立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朱镕基亲自担任主任,下设中国证监会为执行机构,直至1998年“两会合一”。

  一系列的变革之后,股市也从地方试点转向全国统一。1999年7月1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实施,由此确立了资本市场在中国的法律地位。

  此后中国股市虽然历经沧桑,但资本市场带给中国经济的动力无与伦比。股市让多数国有独资企业和金融机构都变成了混合所有制企业,为企业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。中国股市27年来,通过IPO、增发和配股,以及可转债和可交换债等股市工具为中国企业提供了近12.5万亿元股权资本,而中国上市公司也为投资者创造了26.5万亿元净利润;截至2018年6月,中国债券市场托管余额也近80万亿元。

  尤其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的洗礼,中国已经渐渐清晰地意识到:如果没有强大的资本市场,金融就很可能变成自我循环的游戏,脱实向虚;而在资本市场中,如果股权资本规模过小,债务规模的膨胀就会引发高杠杆风险,稍有闪失还会导致债务危机;更重要的是,实体经济创新发展必须倚重股权资本,而非债务融资,这是股权资本和债务资本天然属性所决定的。

2018年3月,上海证券大厦内的“红火”雕塑,寓意股市红红火火。

  2018年3月,上海证券大厦内的“红火”雕塑,寓意股市红红火火。

  改革开放40年后的当下,中国股市正在加大改革力度,基于投资融资地位平等而再造市场机制,基于充分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而实施有效监管,基于国际资本竞争而扩大对外开放,方方面面都需要配套推进。眼下来看,中国股市的确遇到了一些困难,但这是暂时的,坚信中国资本市场前途光明。

  (《中国经济周刊》首席评论员 纽文新)

  亲历者 尉文渊

  上交所:白纸上画出的梦中情人

中国要建股票交易所?要建资本市场?这对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尤其是1990年,“伟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”刚刚解体,改革开放被严重质疑,姓资姓社争论不绝于耳,那个被长期冠以资本主义特有标识的股票和股票交易所,居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在上海外滩的标志性建筑群中悄然启动。

  中国要建股票交易所?要建资本市场?这对任何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言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尤其是1990年,“伟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”刚刚解体,改革开放被严重质疑,姓资姓社争论不绝于耳,那个被长期冠以资本主义特有标识的股票和股票交易所,居然就在这样的背景下,在上海外滩的标志性建筑群中悄然启动。

  2018年金秋十月的一个下午,沪上桂花沁人,满街飘香。在上海市郊的一座院落里,当年在一线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上交所”),并担任首任总经理的尉文渊先生,和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畅谈了4个小时,讲述了1990年筹建交易所的那段故事。

  28年风云变幻,尉文渊虽早已离开交易所,但他的人还在资本市场,心还惦记着中国股市。

  是机缘巧合还是时势所赐
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